• 注册
  • 登录
    NEXT
    PREV
    红酒文化WINE CULTURE
    凯瑞赵孝国:创新变革无边界
    发布时间:2021-04-02 17:45  责任编辑:惠泽彩票
     

      “创新,就在你眼前!”赵孝国打开茶几上的一款简单典雅的包装盒,“这款名为‘济南有礼’的伴手礼是凯瑞设计开发的,为这次儒商大会提供的嘉宾伴手礼,里面装有最具特色的济南商品。”

      今年2月份,狗年春节前几天,凯瑞在边庄齐鲁美食城的老牌坊鲁菜名店3楼举办了一次媒体联谊年会。赵孝国背后的PPT上,写着显眼的“变革”两个字。

      节后上班第一天,山东省委、省政府召开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省委书记刘家义对山东的自我剖析震动全省。

      7个月后,在同样的地方,凯瑞又举办了一场中秋月饼红酒品鉴会。这次赵孝国演讲PPT上的大字变成了“新旧动能转换”。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和上一次相比,还有一个变化,“山东凯瑞餐饮集团”变成了“山东凯瑞商业集团”。

      创新和变革!这两个关键词是赵孝国的商业逻辑所在,也是他商业帝国快速开疆拓土的利器。

      两次会上,一位到场的老熟人都将现场发了朋友圈。第一次是“惊叹”凯瑞的速度和质量,第二次是“聆听‘掌门人’讲凯瑞的规划,很兴奋”。

      “掌门人”就是赵孝国,他是凯瑞的董事长。很多媒体圈的人都称他为“老大哥”。据说凯瑞内部人也习惯这样的称呼。

      一样的配方,不一样的味道。从他的演讲可看出,那位老熟人在朋友圈感慨的“快”,已经不是赵孝国最关注的。

      2016年,凯瑞只有150家店;2017年,他们开了100多家店;截止目前,店数已经超过300家。这样的速度,只有麻辣烫这样的小店才会有。凯瑞连续三年在中国饭店协会评选的“中国特色餐饮集团百强榜”中名列前茅,并连续三年入选中国烹饪协会评选的中餐正餐十强企业。

      第一次会上,赵孝国花了很大的篇幅讲凯瑞在海南三亚开的“皇城根”,说这让人们在中国最南端的海南,也能吃到“京味鲁菜”;两次会上,他都花了很长时间来讲如何把以鱼的图案为主要店内设计的“城南往事”开进魔都上海——“一条鱼如何游进了上海滩”。

      这条“鱼”,就是他们很引以为豪的鲁菜经典“糖醋鲤鱼”,每年在他们各个品牌的餐厅可以卖掉100多万条,今年预计能超过200万条,带来2亿元的收入。

      如今凯瑞在上海滩的第一家店已经落户在静安区晶品购物广场,第二、三家店分别开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滨江世茂和上海环球港。

      凯瑞是从济南起家的,总部在济南,除了已经把店开到了最南端的海南,他们最北已经达到了内蒙古。开在经济最繁华的上海的店也有,开在江苏、河南、河北、天津等临近省市的店更多,山东17地市就更不用说了。

      济南的餐饮企业中,能把店开出省的历史上少见。赵孝国说,他一直有一个情怀,让外界能认识济南悠久的传统文化,包括饮食文化。而把店开出去是让外界认识济南的一种方式。

      赵孝国确实很善于使用情怀,无论是最早的“老牌坊”,后来的“高第街56号”“皇城根”“城南往事”,还是快餐品牌“长安巷”“牌坊裡”“味想家”,都被赋予了浓浓的情怀。

      “城南往事”的“城南”,来自古时称谓“济南府”。这座有4000年历史的老城,曾有“南贵、东富、西穷、北乱”之说。济南的南城,自古便商贾云集,是这座城市的经济中心,因此“城南”二字会给人“老城贵处”之感。“往事”则来自电影《城南旧事》。城南往事的装修体现的是上世纪30年代老济南风韵,当时的繁华似锦、洋楼如织、丝丝缕缕的怀旧情感全都在餐厅里一幅幅旗袍美人图、老照片或老物件上体现。“追寻老济南那让人口舌生香、久久难以忘怀的草根饮食文化,捕捉醇厚悠长的正宗老济南街巷味道,留住这座文化古城最让人珍惜和难以忘怀的情结。如同古老的泉水一样,它们都是我们老济南的魂。”

      赵孝国就是地地道道的济南人。他生于六零年代,长在让济南人很骄傲的七八十年代。

      很多采访过赵孝国的媒体,都喜欢拿出一段文字来描述他的时尚。不久前,《济南日报》的报道就说:“他注重仪式感,不同场合会准备不同的着装。接受采访时,他身穿蓝色格子西装,内搭粉色衬衣,下着紫色长裤,足下是与服装色系相匹配的布洛克鞋。这派头和人们印象中鲁商的黑西装、黑皮鞋的样子,真是大相径庭。”

      赵孝国也毫不避讳自己“爱打扮”。他曾在很多公共场合说过,自己就是比较注重着装。在今年的那两次会上,他也都提到了自己的服装。

      “昨晚和上海的两位朋友在一起聚餐,他们看到我的衣着打扮说,‘感觉我们是济南的,你是上海人’。”赵孝国诙谐地讲述了一个小插曲,“我认为我代表着济南人形象,要穿的整洁时尚。”

      这可能和他的经历有关系。做餐饮的,有相当比例是厨师出身,但赵孝国几乎没有进过厨房。

      他早年在一家企业当团书记,后来在一家事业单位供职。在八十年代,当时的他每月108块工资,而有一家星级饭店开出500块工资外加两身新衣的待遇条件。“在匮乏年代的这种待遇具有莫大诱惑力,我希望借此提升自己与家人的生活水平。”

      从那时起,赵孝国便与餐饮结下了不解之缘。1992年,他在当时济南著名的中德合资酒店做总经理;2000年,他到北京的星级酒店做总经理。意气风发的年纪就有了自己的专车,在当时还是“很拉风”的。

      回到济南成立凯瑞,是2003年。不过他开的第一家店,也就是使用的第一个品牌,不是后来他认为最能代表济南的“城南往事”,而是“老牌坊”。

      关于“老牌坊”有个故事。多年前,香港美食家蔡澜来济南,接待方把就餐安排在一些大酒店。这些店高档有余、特色不足,让美食家蔡澜很失望。后来赵孝国在“老牌坊”用山东十七地市的地方土菜招待蔡澜,让蔡澜特别高兴。回到香港后,蔡澜特意写了篇《吃在济南》,这篇文章流传很广。

      第二个品牌也不是“城南往事”。按赵孝国的说法,当时他的团队中有不少广东人。他们想吃粤菜,想吃宵夜。于是,他就开了个主打粤港文化的餐馆,就是后来的“高第街56号” 餐厅。很多人都会以为这是南方人开的,其实高第街56号是凯瑞的自创品牌,品牌的由来则是那条在广州很有名的高第街。这条历史悠久的老街,是古人科举情结的见证者。“清朝时期的科举考试中,广州的中举者以家居高第街者居多,自此,高第街以一段段‘高中及第’的佳话而享誉海内外。”赵孝国巧妙地借用过来,创立了主打粤港文化的餐馆“高第街56号”,成为凯瑞旗下的第二个主打品牌。

      后来又有了“皇城根”。皇城根北京风味主题餐厅是以北京烤鸭、内府菜以及皇城脚下的胡同家常菜为主的北京风味特色餐厅,既让人们感受到北京内府菜的精致细腻,又能领略到胡同里的美食百味。

      四个品牌都主打正餐,涉及到的菜系各不相同。所以,即使是济南人,有时候也是稀里糊涂,不知道四家店是同一个老板。在美莲广场四楼,东头有一家“皇城根”和一家“老牌坊鲁菜名店”,西头有一家“城南往事”和一家“高第街56号餐厅”。很多人往往不会把这些店联系起来,以为只是“相伴相杀”的对手。其实,店内部连通,甚至可以在“城南往事”吃饭时到“高第街”点一个菜,让对方送过来。

      到了2017年,凯瑞又推出几个非正餐品牌:“‘牌坊裡’小吃快餐主要配套于商业综合体、旅游街区等,满足于人们对于小吃快餐的需求;‘味想家’白领快餐作为新型智能化快餐厅,专注于服务楼宇经济和高档写字间,解决CBD白领吃饭、会客、交友的需求;而主打老街老巷老味道的‘长安巷’好邻快餐则走进新型社区,成为着力服务于居民早、中、晚吃饭问题的好邻居……”凯瑞的这些餐饮布局是要把各类人“一网打尽”。

      一家餐饮企业同时有这么多种业态、这么多个品牌,而且各个品牌风味各异,通过不同的品牌定位,完成对客户群的细分,是很多同行不敢轻易突破的边界。

      在前年,也就是2016年,赵孝国在企业内部发表主旨演讲“凯瑞十二年”后,提出了“提质增效动能转换企业转型品牌提升”的十六字方针。在凯瑞内部,这被称为指引企业未来发展方向的指针。赵孝国在凯瑞正处于企业发展高峰期时,就提出了转型,那时候动能转换还是新词。

      提质增效和品牌提升,很好理解,很多企业都会这么喊口号;但动能转换、企业转型,要复杂得多。

      所以,赵孝国无论是在上述两次会上的演讲中,还是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讲到“这两年凯瑞做了什么”时都没把重点放在开店上,而是将目光放在餐饮全产业链的打造上。他们打造了包括工厂城市中央厨房、冷链物流、集采共享、餐饮金融、餐饮教育、餐饮IT、商业运营、品牌孵化的一系列面向餐饮全行业的共享平台,从而实现自身的动能转换、企业转型。

      位于二环南路凯瑞总部的中央厨房,是赵孝国的得意之作。早在2005年,中央厨房的雏形已经出现,如今为全国300多家凯瑞门店提供中央配送,平均配送率可达90%。每天,这里供应3万多个蒸饺类产品,制作150多种卤味。一年卖100多万条的糖醋鲤鱼,从拍到鲤鱼身上的面粉,到炸制后浇上去的糖醋汁都是在这里配好的。凯瑞是山东乃至国内最早建设中央厨房的餐饮企业,据说这在当初,集团内部是有争议的。现在却很好理解,中央厨房可以解决很多中餐连锁的通病,最重要是可以通过标准化保证菜品质量,统一各个店的口味。

      中央厨房的功能还有很多,但到目前为止,还是只为凯瑞自己的300多家餐厅所用,仅限于对内服务。

      而赵孝国想要做的文章不止于内部服务,而是将自身的优势与经验以平台的形式面向全行业进行共享。

      凯瑞目前正在济南长清区建设一个远超现在的更现代化的大型中央厨房。这个项目投资3.5亿,总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建成后将实现年产预成品、冷鲜肉、面点、熟肉、调料、鲜切菜等中餐原材料1.8万吨,服务400公里范围内的城市周边,配合现代化的冷链物流体系,将配送半径延伸至城市周边800公里。

      凯瑞建设规模化的中央厨房,不仅是满足自身的需求,更是将凯瑞优势的加工物流系统共享给社会,以“城市共享中央厨房”的方式,为餐饮企业提供中餐原材料,为普通百姓提供半成品生鲜净菜,面向养老机构、养老社区提供营养餐食,并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在城市居民社区周围开设鲜食便利店、超市,把凯瑞的供应链带来的低价优质资源分享给餐饮从业者和广大百姓。

      凯瑞长清中央厨房项目一经建成必将推进餐饮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餐饮生产力的解放,实现餐饮界的共建共享。

      智能餐厅“味想家”。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将人工智能升级为国家级战略。就在这个7月,国内首家智能餐厅、凯瑞旗下的味想家在济南正式开业。它将人工智能赋能餐饮行业,对自助点餐、智能炒菜、物联网体系的高效应用,引发北上广深投资者及资本的追捧,更为凯瑞布局海外市场奠定了基础。在今后一段时间人工费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人工智能在餐饮行业的应用,必将引领行业更加智能化的发展潮流。

      运营高速服务区。一度刷屏的网红——山东高速泰安服务区,是凯瑞与山东高速合作成立混改公司共同打造的全国首家智慧型、体验式、全业态、多功能的4.0版服务区。从咖啡店到精品超市,从烘焙蛋糕房到礼品伴手礼店,从鲜榨果汁鲜果吧到泰安的煎饼果子,从智能的机器炒菜到传统的米饭把子肉,从西式快捷炸鸡可乐到味觉刺激的麻辣烫,从日式寿司到煲仔饭,从进门的共享大厅到智能充卡体验区,从高智能无性别的洗手间到自助银行,这些都打破了人们对服务区的传统印象。泰安服务区迅速走红成为“网红服务区”,甚至吸引了外国政要来参观。有了这次尝试,凯瑞今年又接手了多个高速服务区,曲阜服务区已经改造完毕并投入运营,德州高速服务区、济南崮山高速服务区的改造已经着手进行。

      商业策划运营。他们目前已在全国多个城市成功策划、运营了十几条商业美食街区,从最初纯美食街区的云南丽江束河美食街、济南边庄齐鲁国际美食广场、济南大观园小吃街、济南恣街烧烤一条街、临沂美食大道、聊城美食岛、莱芜青草河美食街、泰安宝龙风情美食广场,到后来泛美食街区的内蒙古包头横竖美食街、临沂齐鲁园广场、滕州2018-鲁班里商业广场等,达成的效果和效益都相当不错。

      餐饮培训教育。凯瑞与原国际知名连锁餐品牌高管团队合作成立餐饮教育培训企业,致力于国内餐饮连锁系统培训,建立自己的凯瑞大讲堂,将多年来实践总结出的一套专业化、规范化的管理机制面向全国餐饮行业输出,全方位致力于餐饮行业的连锁系统培训及教育。

      餐饮IT。凯瑞参股成立了总部设在北京的着眼于大数据的餐饮IT公司,搭建可升级的SAAS系统及餐饮“云服务”体系,有效地

      餐饮金融。凯瑞在上海成立了餐饮基金投资公司,并取得国内首张餐饮发展基金牌照,建立了餐饮专项投资基金。目前已经发行的两支基金都受到热捧,第三、四支基金正在筹备中。

      在2月份的那次会上,赵孝国在演讲中对济南餐饮行业的未来充满期待。他说,如今无论在其他省市还是在济南,从政府到社会大众,餐饮行业已经越来越受到重视与关注,济南还成功举办了两届中国美食节、三届中国鲁菜文化美食节。目前,中国餐饮的规模已达到4万亿元。餐饮业显然成为了一个巨大的产业,相信未来,济南对于餐饮行业,从政府到社会都会给予更多的支持。

      “难道不应该有点掌声吗?”讲到这儿,或者讲到自己的济南情怀时,他都主动要了掌声,为济南这座城市鼓掌。

      那天演讲时,他也曾几度哽咽,声音沙哑到难以发声。对于声音沙哑,他解释,当天上午,他刚在外地演讲了几个小时,赶回来参加晚上的活动。他的很多头衔中,有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中国饭店协会副会长、中国烹饪协会服务委员会主席等。所以,受邀外出演讲是常有的事。自己在外面抛头露面,也是让外界了解济南的一种方式。外界通过他,知道有一家做得不错的餐饮企业叫凯瑞,凯瑞的总部在济南,济南有很棒的餐饮文化。

      抛头露面多了,凯瑞和赵孝国在行业内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南方沿海一个经济相当发达的城市,就曾向赵孝国抛绣球:只要凯瑞把总部搬过去,就会提供相应的办公楼所。

      但赵孝国说,凯瑞不会离开济南,济南是他们的根基。而且,他们还要在济南建立新的总部大楼。

      这也是赵孝国的对凯瑞发展定位的另一个转型点——合作打造商业地产项目,就是与世界500强绿地集团合作“瑞丽城”。这个项目包含有凯瑞的未来总部——凯瑞大厦,还准备引进台湾文创产业,将其打造成为“改变济南生活方式的一座城”。

      赵孝国突破了原有的边:在地域上,他突破了济南城市的“边”;在品牌和菜品上,他突破了风味的“边”;在转型上,他突破了开饭店的“边”。但实际上,无论是建共享中央厨房、教育培训、策划运营美食街、参股IT公司、设立投资基金,甚至是运营高速服务区,都是在餐饮这根链条上,无非是上游和下游的问题,他都没有完全离开餐饮这个“界”。

      不久前,凯瑞与其他济南业界的企业家共同走到一起,发起了一个济南连锁业跨界商盟,把济南连锁行业的企业聚集在了一起,“加盟”的是济南华联、漱玉平民大药房、婴贝儿、超意兴、薛记等各行业的连锁企业。

      跨界商业合作可以,餐饮经营的主方向不玩跨界。餐饮始终是赵孝国绕不开的话题。他也说,所有事都是围绕着餐饮做的。

      这有点像他自己说的,无论前一天晚上多晚回到济南,无论前一天应酬或工作到多晚,第二天早上8点,他都会准时来到公司办公室,十几年如一日。

      济南,在他心中有着任何一个地方都无法比拟和替代的地位。不久前,凯瑞拿下了济南第一高——绿地普利中心的57-60层,准备建成类似上海中心、广州小蛮腰的地标性餐厅,可以供济南人和外地人了解济南故事的一个餐厅。客人坐在300米高的餐厅里,可北观黄河玉带,可南眺千佛山佛光倒影,可东俯瞰泉城广场。他想把餐厅称为“泉客厅”,让他热爱的济南被国内、国际上更多的人所熟知和喜爱。到时候,大家站在济南第一高上,目之所及,济南将尽收眼底。

      第一高再高,凭肉眼也穿透不了济南,但大脑可以。我想,赵孝国脑子呈现的,一定是更多的理想和责任无边界的问题。(责任编辑:洪大阳 执行编辑:李丹)

    招商热线:惠泽彩票注册

    立刻关注新浪微博